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媒体看公安 [本页支持双击滚屏]
分享到:
字体大小:
孙小进:破译“死亡密码”的刑侦尖兵
发布时间: 2019-09-11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
2019.8.28《江苏法制报》

□本报记者 尤 莉 本报通讯员 陈 宇 朱润泽

泗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法医孙小进的日常工作,就是在血腥的凶案现场追寻蛛丝马迹,在冰冷的解剖室寻找尸身隐藏的秘密,在法医门诊为伤者检验伤残等级,在法医实验室进行精细分析……他最大的心愿,就是做一名称职的人间洗冤者。

在孙小进和同事们的努力下,泗阳县公安局实现19年命案全破。一分耕耘、一分收获,孙小进也先后获得“群众满意窗口服务标兵”、荣记三等功1次、嘉奖两次,多次被评为“优秀公务员”、“优秀党员”等荣誉称号。

初心不变

十九年岁月书写忠诚答卷

19年前的泗阳,还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小县城。那时候,还没有解剖室,甚至连个像样的法医勘察箱都没有。解剖台就是一个金属担架,哪里需要解剖就摆在哪里,孙小进的小提包里装着的一把解剖刀、一把锯子、一把剪刀和一个皮尺,条件十分简陋。

在当年,事实上他还有许多就业机会,他完全可以远离这样艰苦的地方,但他没有。问起他,他就笑着说:“既然来到这里,就应该脚踏实地。”短短的一句承诺,他奉献了整个青春,从此他刀光剑影,织起千重法网;明察秋毫,洗清万桩警情。

刚工作的时候,他每天的任务十分繁重,最多的一天,他独自一人检验了十具尸体,没干过法医这个职业的人,是体会不到有多累,硬生生把一个23岁的小伙子累得暗自流泪……

从警19年,他检验各类尸体近5000余具,勘验各类死亡现场2000余起,出具各类鉴定近万份,无一差错。并在《中国法医学杂志》《法制与社会》等国家级专业杂志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。

忠心可鉴

老黄牛耕耘一线任劳任怨

“对待法医鉴定工作,必须一丝不苟,必须精益求精。”孙小进对自己一贯这样要求。法医临案检验工作是一项艰苦与细致并重的工作,孙小进经历的命案、伤害、抢劫等大大小小的现场2000余起,他就像一根拧紧的发条,24小时随时待命。无论白天黑夜,不怕严冬酷暑,无惧刮风下雨,一个电话法医“老孙”便带着他的“老伙计”勘查箱,踏上了去现场的路。

作为一名法医,能够从尸体和现场上发现很多“第一手资料”,这些证据往往能为案件定性起到关键性作用。

2012年1月31日,泗阳县公安局接报一起失踪案,报案人称其父亲葛某从家中走失3个月未归。泗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速速成立专案组进行侦查破案,经工作最终确认哑巴陈某有重大嫌疑,陈某则供述自己只是拳击过葛某头面部,不至于造成葛某死亡。

因为陈某系哑巴,隐瞒作案工具的下落,而且尸体已白骨化。孙小进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始终认定陈某在撒谎,后通过煮骨骼判断作案工具为铁锤,陈某从而交代出其哥哥家藏匿的工具。因为根据骨折的形态、原理,只有铁锤形成,拳击是不可能的。

2018年1月26日凌晨5时许,泗阳县公安局爱园派出所接110指令称:爱园镇王某家发生非正常死亡事件。接警后,孙小进和值班民警迅速赶往现场开展工作,经过细致的现场勘验,孙小进给出的结论是滕某(女)是摔伤去世。

滕某子女认定是王某对自己母亲殴打致死,他们对法医给出的结论不能理解,再加上滕某与王某系后组合家庭等多种原因,滕某的子女多次进行无理上访。后孙小进组织腾某亲属进行案情介绍、结合理化检验根据颅内出血的机理确定其母亲损伤是摔跌形成,因为摔伤与打伤完全不同。听了孙小进的综合分析,他们才不再无理取闹。

 

全心奉献

好师傅言传身教授业解惑

在民警平均年龄只有33岁的泗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,年过40的孙小进,已经算是一名老同志了。大家对他的称呼也从“小孙”渐渐变为“老孙”,但孙小进似乎永远有着年轻人那种精气神。2015年1月12日14时,泗阳县局接报警称:泗阳县卢集镇某地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男尸。孙小进立即带领年轻法医驱车前往30公里外的成子湖,时值寒冬,湖边寒风呼啸、泥土湿滑,车辆难以前进。

孙小进便带着法医们步行前往现场,手提沉重的勘查箱,徒步几公里,耗时3小时,不惧寒风和腐尸异味,手把手地指导年轻的法医将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的现场勘查完毕。此时此刻,纵然背影不再挺拔,纵然两鬓已然斑白,但孙小进那份坚定的从警初心,依然让这些年轻人感到由衷地钦佩。经过连续多日的排查和检验,终于查明死者身份,事件得到了妥善处置。

作为一名法医,“深井捞尸”“背尸出洞”“望闻尸体”这些听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的情节,已经成孙小进工作中的家常便饭。他说,法医是个沉甸甸的职业,它不允许有任何的差错和纰漏。
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